(混合所有制改革專題報道)國資報告 2019/06/25 中金珠寶借力“雙百行動”突破發展瓶頸

發布時間:2019-06-27 文章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H5Lerur7sevTmu5c2pWH8w

中國黃金集團黃金珠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金珠寶”)是專業從事“中國黃金”品牌運營的大型黃金珠寶生產銷售企業,是中國黃金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國黃金”)所屬的控股公司,承載著“中國黃金”延伸產業鏈的重要使命。

“中金珠寶所處行業是完全市場化的競爭領域。”據中金珠寶黨委書記、董事長陳雄偉介紹,在市場競爭日趨激烈的情況下,公司面臨“不進則退”的危險。

2017年,中金珠寶成為國務院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第二批試點企業,2018年8月又成功入圍國資委“雙百行動”改革名單。兩年來,中金珠寶憑借“混改”積累的豐富經驗,加上借力“雙百行動”,通過改革破解企業遇到的重點難點問題,打破了自身發展瓶頸。

?

“深化改革是唯一的出路”

?

自2006年創建以來,中金珠寶堅持秉承“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企業精神,奉行“黃金為民、送福萬家”的服務宗旨,履行“央企為民”的社會責任。在十幾年的經營實踐中,中金珠寶積極探索、努力創新,逐步成為實物黃金消費和投資領域的創新者和領導者。

由于中金珠寶所處行業是完全市場化的競爭領域,一些知名首飾品牌在此領域長期精耕細作,擁有很高的市場占有率。經歷了十余年發展歷程的中金珠寶,面臨著一個充滿挑戰的發展環境。

從外部來看,隨著我國發展進入新常態,從需求側看,黃金珠寶行業的消費者結構和具有相當消費能力的目標群體隨著人口老齡化出現了下移,消費習慣、消費方式、消費水平等均發生不可逆變化;從供給側看,傳統黃金珠寶的經營模式受到了新興消費業態的沖擊,市場同質化競爭日趨嚴重,供給側結構性矛盾凸顯。市場環境的深刻變化已經對中金珠寶傳統業務形成了一定影響。

從內部來看,受國有企業工資總額影響,從外部吸引高水平的職業經理人不具備薪酬優勢,同時薪酬水平給內部用工帶來壓力。如何健全激勵約束機制,完善市場化經營機制,探索市場化選人用人新路徑,成為中金珠寶迫在眉睫的問題。

在陳雄偉看來,面對嚴酷的市場競爭環境,通過深化改革謀求新的發展成為中金珠寶唯一的出路。

中金珠寶舉行增資簽字儀式

?

將“混”與“改”緊密結合

?

改革必要性雖然已經形成,但中金珠寶推進改革的過程并不是一帆風順的。

首先,中金珠寶經過多年培育和發展,已成為中國黃金業績增長最快、效益最優的板塊企業之一。而改革“牽一發而動全身”,改革成效短期未必明顯,但風險卻顯而易見,這無形中加大了改革者的壓力。其次,部分員工還存在著“求安穩”的想法,缺乏一定的競爭意識,對于改革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和情感認同。

在此情況下,中金珠寶第一時間成立公司深化改革工作領導小組,研究、確定中金珠寶改革總體思路、實施方案,統籌協調工作過程中的重大問題。方案框架制定以后,由陳雄偉帶隊,多次去中國黃金進行專題匯報,爭取中國黃金更大的支持。

從動議醞釀到最后通過,陳雄偉深深地感到:一定要明確改革目標,堅定改革決心,從中國黃金領導到改革主體實施企業的班子,都要對改革有著堅定的決心和斗志,敢于做事,善于成事,還要不怕做錯事,才能順利推進企業深化改革。

特別在推行員工持股計劃過程中,從要選多少人,選擇標準是什么,到未來員工持股計劃如何管理等,都會有不同的聲音。這就需要首先制定一個適合本企業特點的、清晰的計劃方案。

經過長時間、高密度地匯報、溝通、磋商,改革得以順利進行。

2016年10月21日至2017年7月28日,中國黃金先后召開八次專題會議,研究討論中金珠寶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實施方案,就中金珠寶增資擴股引入戰略投資者和產業投資者,并進行骨干員工持股試點細節深入研討。

在此過程中,中金珠寶制定了“混”與“改”緊密結合的工作方針,“引資本”、“轉機制”再“IPO上市”三部曲。第一階段為增資擴股階段,從2017年1月至2017年10月。引入戰投、產投、員工持股平臺進行增資。第二階段為股份制改造階段,從2017年10月至2018年6月。2018年6月26日完成股份公司設立。第三階段為IPO階段,從2018年7月開始,逐步完成上市輔導和材料申報,最終實現上市目標。

中金珠寶舉行股份制改革揭牌儀式

?

“雙百行動”成為企業發展新動力

?

隨著國企改革進入攻堅克難的關鍵時期,站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節點上,需要以更大力度、更實舉措、更硬作風深化國企改革。

單純由企業內部來推進的改革,有時會顯得頗為吃力,這就需要建立新的外部機制,提供新的動力支持。

組織實施國企改革“雙百行動”,是2018年國資委推進國企改革、激發微觀主體活力的重要舉措。其根本目的就是通過抓基層、抓典型、抓落實,把更多精力聚焦到解決重點難點實際問題上,盡銳出戰,攻堅克難,推動中央決策部署落實落地、見行動見效果。

自2018年8月“雙百行動”號角吹響以來,國務院國有企業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國企改革“雙百行動”工作方案》,組織召開動員部署視頻會議、舉辦專題培訓班等,圍繞改革重點難點和路徑方向等問題全面部署推動。

不同于以往的單項試點,入選“雙百行動”的企業推行的是綜合改革,肩負著為國有企業綜合改革試點、探路的重任。

對于中金珠寶能夠入選“雙百行動”名單,陳雄偉表達了自身的感受,認為既是一種激勵,也是一種鞭策,意味著要承擔更大的責任,要在企業經營、管理改革等各方面對自身提出更高的要求。

自入選以來,中金珠寶全力以赴投入“雙百行動”,制定相關改革工作目標和計劃,明確改革舉措和責任分工,全面落實改革要求,深入推進綜合性改革。

第一,健全法人治理結構,新進入股東對企業治理形成有效制衡。中金珠寶引入11家股東均為非公資本類型,形成各所有制資本取長補短的內部制衡機制和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的積極態勢,使國有資本保值增值。

第二,健全激勵約束機制,充分調動廣大員工的積極性、主動性。一方面,為讓員工尤其是骨干員工充分享受企業發展成果,中金珠寶最終確定員工持股比例為“6%”,同時依據員工職級(40%)、司齡(40%)及學歷(20%)三項指標,將正式員工800余人進行打分排名,選擇了前150人參與本次員工持股計劃。同時成立了三個合伙企業,以員工持股計劃管理委員會作為日常監督管理機構。另一方面,成功入圍中國黃金首批年金計劃企業,謀求員工長遠保障;開展薪酬結構改革試點,通過加重考核比例、縮減檔級、拉大級差三項舉措與骨干員工持股相結合的辦法,構建了工資收入和資本利得“雙驅動”的增長機制。

第三,調整組織、瘦身健體,提高企業內部運營效率。中金珠寶通過年度中層干部競聘,使管理人員每年“站起來”,打通了干部“能上能下、能進能出、雙向流動”的競爭通道,優化了中金珠寶高素質的人才梯隊。

第四,打破選人用人內外的藩籬,實現職業經理人的市場化選聘和契約化管理。針對日益增大的高端人才需求以及建立職業經理人制度的發展需要,中金珠寶2018年以廣州旗艦店為市場化人才選聘試點單位,在全國公開招聘具有豐富黃金珠寶行業管理經驗的職業經理人,經過公開競聘和公示考察,最終選拔出合適人選,有力促進了中金珠寶進入新的良性發展周期。

第五,轉方式調結構,多領域、多業態培育新的業務增長點。中金珠寶加強自主研發、深挖聯合設計資源,推出自有設計款產品,充分適應小眾化、個性化、年輕化的要求,提高產品附加值,加快公司新業務板塊布局。

第六,納“黨建入章程”,推動“非公黨建”,進一步加強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中金珠寶全板塊實現納“黨建入章程”,三次細化“三重一大”制度,落實黨組織在公司法人治理結構中的法定地位。

“中金珠寶的改革工作,是進入‘無人區’的探索,無經驗可依、無先例可循,公司本著‘在探索中總結經驗、在發展中解決問題’的工作原則,堅定信心,步步為營,確保‘混改’工作穩步扎實推進。”陳雄偉告訴記者,中金珠寶通過用好改革相關政策,進一步釋放了機制活力。

?

中金珠寶改革帶來的啟示

?

從“混改”試點到“雙百行動”,兩年左右的時間,中金珠寶改革取得明顯進展,企業面貌發生了重大變化。

中金珠寶通過全面深化改革各項舉措,公司煥發出生機和活力,全體干部員工從“要我做”變成“我要做”,企業效益逐年穩步遞增,真正步入高質量發展階段。

目前,中金珠寶有員工1100余人,下設11家分(子)公司,在全國建立了30家品牌服務中心和2000多家品牌專賣店,已形成多品牌并舉,集設計、加工、批發、零售、服務于一體,直營、加盟、銀行、大客戶和電商五大銷售渠道并行的黃金珠寶綜合體。

據陳雄偉分析,中金珠寶能夠突破發展瓶頸,主要有以下幾點原因:

第一,全面堅持黨的領導,引領公司高質量發展。從中國黃金到中金珠寶各級黨委都明確了改革目標,堅定改革決心,強化黨委“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實”作用。通過深化改革,實現公司黨建與經營“雙促進、兩提升”,真正把改革成果轉化為培育世界一流黃金珠寶企業的強大動力。

第二,加強溝通,尋求共識。深化企業改革方案的制定是一個不斷調整優化、權衡博弈的過程,需要與中國黃金及相關部門、干部職工以及外部股東等利益相關方反復溝通、磋商,互換立場考慮問題,尋求最大公約數,同時加強與國資監管相關部門及機構的事前溝通與交流。

第三,敢于做事,善于成事。一旦達成改革共識,從中國黃金到改革主體實施企業都要有一往無前的勇氣和舍我其誰的擔當,尤其是在改革工作的時間窗口期,更要有“釘釘子精神”,才能順利推進企業深化改革。

第四,充分保障員工的知情權。深化企業改革事關廣大干部職工的生存、發展等根本性問題。中金珠寶在改革方案的制定和修改過程中,積極發揮了工會的作用,充分保證員工的知情權和選擇權,及時回應員工所關心的問題,最大限度保證員工利益。

在陳雄偉看來,企業改革任重道遠,中金珠寶目前僅僅完成了萬里長征的“第一步”。下一步,中金珠寶將進一步強化貼近市場的考核機制和管控模式,探索如何促進黨建和公司經營深度融合。

對于已經具有一定改革經驗的中金珠寶來說,他的相關經驗能否復制?別的企業在借鑒過程中,最需要注意的是什么?

陳雄偉表示,中金珠寶的改革經驗對其他企業要具有借鑒價值,前提是對方必須是處于完全市場化的競爭領域的企業。在借鑒時,也要結合自身實際,秉持“一企一策”的原則,不能盲目照抄照搬。

當前,隨著各中央企業對“雙百行動”重視程度不斷加強,像中金珠寶這樣的“雙百企業”,將進一步發揮改革“先鋒隊”的引領示范帶動作用。正是憑借著他們自身的不斷探索,才促進了國企改革以點帶面、星火燎原局面的加速形成。

相關新聞: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